图书详情
《同乐里五号》
汪兆荣,上海市人,生于1951年。曾自修中文,获国家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学历,文学士学位。曾编写电影剧本,并在国家官方机构相关活动中得奖。电影剧本《卡尔波特号》获国家广电总局2007年度“夏衍杯”优秀电影剧本政府扶持奖;电影剧本《走出沉默》、《独行千里》分获北京文联“影协杯”2011年(第二届)、2014年(第五届)优秀剧本三等奖,等。近年尝试小说写作,著有中篇小说集《你听我说》。


这是一个上海故事,但说的不是现在的上海,而是以前的上海。

以前,或可说承载上海城市记忆的是石库门,是弄堂,因为那是一种唯上海所特有的生活空间,曾符号般的标记过上海风
情,是上海人抹不去的浓重记忆。或还可说没有石库门弄堂就没有上海,因为石库门弄堂曾代表几代上海人的生活方式,那种年代的印迹,已被深深刻录。

然而近三四十年间许多石库门弄堂都消失了,消失在城市建设的大潮中。据统计,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,上海已有七成石库门弄堂被拆除,而根据眼下的旧城改造计划,现存的大多数石库门弄堂也将消失。当然,还有另一种现已成为主流的声音,那就是“保护”,保护性改造。据说这种保护性改造分为四种模式,即新天地模式,田子坊模式,建业里模式和其他文物保护模式,摒弃或一改过去的“一拆到底、另起炉灶”的城市发展思路,集中体现了政府搭台,商业唱戏的让历史建筑再开发再利用的新方法、新途径。但归根到底,还是“开发利用”。如新天地,是为改变石库门原有的居住功能,创造性的赋予其商业经营功能,把这片曾反映上海历史和文化的老房子改造成餐饮、购物、演艺等功能的时尚休闲文化娱乐中心,漫步其间,仿佛时光倒流,有如置身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,让海内外游客品味独特的海派文化。又如田子坊,除去以上功能,更是将那条拥挤平常的老弄堂抹上了苏荷SOHO色彩,变身成为现代创意的聚集地,以增添浓浓的人文艺术气息……

不过,问题是原先居住在那里的上海人都迁走了,那些焕然一新的石库门弄堂还能叫“上海人的石库门弄堂”?更令人担心的,经大片拆除或保护性开发,上海的记忆会不会跟着一起消失?

同乐里五号在巴诺书店上架发行 

Image result for barnes and noble


同乐里五号在英国的BookDepository上架,全球免邮费


汪兆荣的同乐里五号也在全球发行,请选择一个网站 

 美国加拿大 英国 德国 日本 法国 巴西印度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6-2020 Dixie W Publishing Corporation